澳门六下彩开奖结果

咸宁论坛,咸宁市唯一官方论坛,咸宁人民的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加入咸宁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753|回复: 0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有情岁月] 今又清明 借文追思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20-4-6 10:12:47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文更多详细内容,只有注册并登录才可以浏览哟!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加入咸宁论坛

x
本帖最后由 阮金华 于 2020-4-6 10:36 编辑

      
       今又清明,借文追思,再读往日文章,开启记忆的闸门,用文章串起亲情,释怀思念之苦,告慰父母在天之灵,愿他们在天堂安好,佑福我等子孙!
        选读的几篇拙文,既有妻子怀念岳父的文章《我的偶像》(此文原载2012年4月14日《咸宁日报》第三版),也有我自己写的怀念父亲的文章《我欠父亲一个驮背》(此文原载《文化通山》2015年第5期)和怀念母亲和岳母的文章《两位母亲》(此文原载2018年5月21日《香城都市报》第十一版),以及《老屋的记忆》、《没娘过年》、《再没有父母为我送行》、《愧疚的不只是清明未给逝去的亲人上坟》……等等心声的自然流露。
        虽有种种原因导致湖南桃江之行今年清明再度搁浅,也未能如愿回鄂州,但心中仍有遗憾, 真正让内心隐隐作痛的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之愧疚,如今唯有借文释怀,来一个遥远的、默默地祭祀与祝愿……


              《我  的 偶  像 》           
                 陈万金(通山)

        每一次捧读《九宫青松》,就怀念起父亲来,虽然他已去逝二十九年,可好多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我还清楚地记得,在父亲的追悼会上,来了很多省、地、县的领导,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陈丕显也发来了唁电,县委对父亲“我们党久经考验的忠诚战士,任劳任怨的好干部,肝胆相照的好同志”的高度评价载入了《通山县志》。所以提起我的父亲陈文先,在通山县城可谓是家喻户晓的史志人物。
        还是在我四岁不懂事的时候,十年动乱开始了,父亲为了坚持真理,顽强抗争,结果被定为反革命冤狱达十年之久。由于年纪小,很多细节还是我后来从《湖北日报》、《党员生活》、县党史等报刊杂志的宣传材料和一些老领导的介绍中得知的。
        父亲度过了十年牢狱,他把监牢的墙壁作为“纸”,在放风的时候拣回小石子、小铁钉作“笔”,从早到晚挥手疾书。被看守人员发觉,多次受到严酷惩罚,带上脚镣手铐。墙壁粉刷了一次又一次,父亲一次又一次地重新刻写,越写越多。他写道:“刘少奇是党和国家的领导者组织者,是工人阶级的杰出代表”,“国家主席职务,只有在党的领导下,在民主集中制的基础上,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来决定,不允许有其它任何办法和手段来篡夺”……象这样滚烫的言词,满壁都是,上面还手指磨破后留下的斑斑血痕和用血书的字迹。这些“罪证”以致招来了更大的灾难,他被带上了大镣大铐,受到各种折磨,惩罚也连连升级,最后被冤判二十年重刑,从通山解押到湖北第五监狱,然而这些始终没有令父亲屈服。
        有一位领导出于同情,设法为我父亲找到有精神病的“理由”,说只要他承认有病就可以回去,可我倔强的父亲坚定地说:“我是世界观的问题,我坚持真理,没有精神病”。有一位老同学去狱中好心劝阻他,要他随大流跟着形势就没事了,但我父亲一再表白:“我不能改变自己观点,要坚持真理,不能调和、敷衍。”
        我印象最深的是,有次母亲带着我们四姐妹,也去狱中劝说父亲,虽然父亲深知,只要改变自己的立场观点,就能回家与妻子、孩子团聚。但是,他不愿意抛弃自己的正义信念来换取一家人的安乐。父亲对我母亲说:“我不仅是你的丈夫和孩子的父亲,更是中国共产党的党员,党和国家的许多领导人在受难,我怎能苟且偷生呢?”他鼓励我们,相信胜利一定会来的。
         有一次父亲从狱中寄来一封信,一再强调自己的信念和观念,是如何正确,要我们多理解他的所作所为。但在当时,谁都接受不了这样的言论,我们怕被别人看见这封信,又得罪加一等,吓得赶快把它烧掉了。
        十年一声春雷响,“四人帮”倒了,祖国终于迎来了笑貌,1979年,父亲的沉冤得到了昭雪,恢复了党籍和工作籍。父亲的事迹被《湖北日报》、《党员生活》等报纸,杂志大量宣传报道。
        父亲为了把十年耽误的工作时间补回来,一心扑在工作上,经常不记得下班时间过了,我们等着他回家吃饭,记得那时我经常跑到他的办公室将他催回,但吃完饭他又去伏案工作。很快,父亲从一名普通干部成长为统计局长,再到县人大常委会付主任。
       记得有次在家里的饭桌上,我问父亲,看见以前曾伤害过你的人,你是什么感受?父亲当场哈哈大笑,说:“对事不对人,没有人伤害过我,我什么都没有放在心里。”父亲就用这种宽容、大度教育我们如何做人。
         生活中父亲是一位多才多艺的人,一手二胡拉得让人陶醉。他还手把手教我们下象棋,学写毛笔字,游泳,家里经常发出一阵阵开心大笑。记得有一个晚上下大雪,父亲怕冻着了我姐妹俩,打着一把旧伞,手里拿着两件大衣,在学校门口等着我和姐下晚自习,当看见父亲的哪一刻,心里感到特别的温暖。生活中父亲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我们成长,思想上有了点过激,偏差,就耐心开导我们,让我们正确树立人生观,如今我们姐妹都秉承了父亲刚正不阿的性格。
        然而,平反昭雪仅四年,因被冤狱夺走了健康,虽然组织上给予了很多关心并积极救治,但还是被病魔夺走了父亲年仅49岁的生命,留给我们母女对他不尽的思念
        父亲去世已有29年,令我和家人感到欣慰的是,身边很多人现在还时常提及父亲的正直和坚强。在前不久的一次湖北革命大学同学会上,父亲两个同学写的《怀念党的好儿女陈文先同学》的悼念文章编录在县党史办主编的《九宫青松》上。父亲的事迹早已记入《通山县志》,父亲的精神永存在我们的心中,他是我一生工作和生活的偶像。

(此文原载2012年4月14日《咸宁日报》第三版)
         

        《我欠父亲一个驮背》
        一个无法挽回的遗憾困扰我十余年了,每到清明时节这种感觉尤其强烈,这个遗憾就是我欠父亲一个揹。
人常说子欲养而亲不在是人生一大憾事,虽然我在父亲和亲人的眼中被看作是一个孝子,但我内心自觉惭愧和遗憾,最起码我欠父亲一个驮背。
        记得离2002年春节已不足月余,小弟来电话说父亲病了,大哥和三哥远在深圳一时赶不回来,要我这个当二哥的赶紧回去。我放下电话忐忑不安赶紧往家赶,因为我知道,一般小病父亲是从来不让家人告诉我的,怕我工作分心。就拿那年父亲头被车撞了住院都没让我知道这件事来讲,我一直到春节回家在长途班车上碰到本湾子的熟人才得知父亲刚刚出院的。
        这次当我心急火燎赶回鄂州老家时,看到父亲那一刹那,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躺在床上的父亲看上去好生憔悴,在场的村医都帮他量不到血压了,我只好同两个姐夫商量赶紧将父亲就近送黄石市大医院检查。
我本想背父亲出门的,但他说我身体单薄,最后还是让两个姐夫轮流背到车站搭车的,到了医院后,又是细姐夫一个人楼上楼下背着的,我只是从旁边帮忙搀扶或托举一下,把个细姐夫累得气喘吁吁,但还是一次都没让我背。经过检查确认父亲是老年慢性支气管炎带哮喘,加之原先在家吃了自己买的所谓民间秘方药的毒副作用,导致病情恶化,呼吸困难,于是我赶紧为父亲办理好了住院手续。
        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我让白天来看望父亲的三个姐妹和姐夫、妹夫及小弟晚上都回去,我坚持24小时在医院陪床,其实也就是剪个指甲,接个小便,喂几口汤什么的,困了就把脚伸到父亲的病床上躺在椅子上睡觉,也没做什么事,每天还得妹妹送饭来吃,到父亲病情稍微稳定好转(其实父亲多年一直患有高血压,多病缠身加之年事已高,病已很难根治了,只能是稳定罢了),父亲就坚持要出院,到出院那天,又是两个姐夫轮流背着上下车、背 到家的,结果自始至终我都没背父亲一回。
当第二天早晨我准备出门回单位上班时,心里总有恋恋不舍,总记得当时我在堂屋磨磨蹭蹭,无话找话跟母亲说着,父亲在里屋吃力地叫母亲莫讲了,让我好赶车回通山,只是叮嘱我把单位的事安排好了的话春节尽量早点回家,不曾想这竟然成了我听到的父亲最后的话语,这一别竟成永别。回单位一个星期,我大姐打电话来还说父亲精神好多了,能吃好多细姐买来的桔子罐头,说父亲叫我安心上班,可谁能想到这又成了父亲对我最后的叮嘱,第二天凌晨父亲就因呼吸困难最终离开了人世,当时我们七姊妹只有大姐一人在场,其余六姊妹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见上,未能给父亲送终成了我们兄弟共同的遗憾。
        想到我们还有很多话没跟父亲说,好多孝还未尽,泪浸衣衫,心阵阵作痛。在我的记忆中,我还没背过父亲,可父亲揹我背得太多太多,记得我上小学三年级时,得了胸膜炎,休学半年住在父亲上班的单位,经常要到黄石二医院去检查和治疗,那时我们那还没通班车,只能靠步行,而我多数时候是靠父亲揹着走的,累得父亲满头大汗,我扒在父亲背上用小手擦他额头的汗时,父亲虽然累但还是很高兴,嘴里不停地说着话,其中的一句话我一辈子都记忆犹新,也深深植入了我的心底,那就是“我现在驮你,等我老了走不动的时候你再驮我”,可这句话成了父亲未能实现的愿望,其实我也知道,父亲当时那样讲只是教育我长大做人要知恩图报,孝敬老人罢了,并非真的期求,不然怎么会到病得不能动的时候,都怕我累着也没让我背一次啊,因为我在他心目中一直是个只会读书的柔弱书生,所以就连我通过高考,外出读书放假回家,想帮忙到水井挑担水时他都不让,非要等比我小六岁没读多少书的大弟回来挑。而我即便如此很少做事,父亲就是偏心,(也许是姊妹中数我读书最多,离家最远吧)还说我好,而大弟做事最吃亏能干,但就是吃力不讨好,常挨他的骂,我只好背地里安慰大弟:“你做了九回事,但有一回没做,父亲就起火,而我一年只回去一两次,他把我当客对待,不让我做事,我哪怕就做一回事,父亲就觉得我多好,也不是父亲真偏心,你就莫见父亲的气了”。
        子欲养而亲不在,这个中感受我现在的领悟可谓刻骨铭心,因为就连欠父亲一个驮背的遗憾,虽然十余年了都挥之不去,甚至愈来愈烈。
        愿父亲在天堂一路走好,虽然您非富非官,若有来生我还做您的儿子,我再还上这一揹。
        (原载《文化通山》2013年第5期)

              
        《两位母亲》

我亲爱的两位母亲:
      您们在天堂都还安好吧!
      今天又是母亲节了,可是我的两位母亲,我再也见不到了,我想您们了!
      您们一位是生我养我的母亲,一位是生养我妻子的岳母,其实您们在世时,母亲节我并没有跟您们特意做过什么,只是在这天想到是您们的节日,心里总会默默的祝愿您们身体好、生活好,每天快快乐乐!可如今只有无限的思念和遗憾,还是那句话"子欲养而亲不待",唯愿您们在天堂快乐!
       生我养我的母亲,您出身在鄂州沙窝乡熊家湾,小时候被抱养到了花湖乡刘钊,不到二十岁就嫁给了我的父亲,您虽然嫁给了一个吃商品粮户口的工人,但也许比嫁给一个农民做妻子的女人做的农活还要多,还要辛苦一些,在我的记忆中最深的是您一生多病痛,为了我们七个儿女操碎了心,光洗衣做饭就够您辛苦了,还要纺纱织布,做农活也从不落人后。
      在我的记忆中,您贤惠会持家,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您总有办法隔段时间变着花样弄上一盘好菜、或包上一顿饺子、让我们姊妹总感觉我们家吃的比别人家好,我们家里零食好像总有,哪怕是干苕丝苕片或一串蒸熟的蚕豆,过年总要请裁缝师傅到家来做上一天,为我们缝制新衣过年,您亲手做的书包我也感觉比别人的好,感觉好幸福、好幸福啊!
      那还是我读高中时,每周日下午离家返校前,您总会亲自为我做一碗鸡蛋面,里面又是荷包蛋又是煎蛋,都不知道有多少个,后来我跟您说一个人每天最多只吸收得了三个蛋的营养,这是书上写的,多了也是浪费,这样您才将每次鸡蛋减到了三个。专门为我炖的猪肚汤我几天都没吃完,说真的我并不喜欢吃但"被逼无奈"。
     您跟所有母亲一样,子女的喜怒哀乐无时无刻不挂在心上,虽然自己读书不是很多,但总关心我们的学习,记得那次我参加全公社初三作文和数学综合竞赛回来,您一边给我弄吃的一边询问我考试情况,我说有几道数学题做错了,您当时说我怎么那么粗心呢?我说其他同学错的还多呢,我感觉还不错,特别是作文《我最尊敬的人》正和我平时做的一篇被老师作为班上示范文张贴在墙上的作文类似,您脸上即刻又挂满了笑容,后来结果也正是如此,我获得了全公社竞赛第一名的奖励。
     那年您从楼上掉下来摔断几根肋骨在黄石医院治愈回来后,医生到家里给您复查,您顺便叫医生替我检查一下,说您感觉我那段时间身体和精神状态不好,有点不正常,结果到黄石二医院检查确诊我真的患了胸膜炎,这件事足见您对儿女们的细心了。
     高考后我到武汉读书,直到参加工作到了通山,每次回家,您总会拿出特意为我准备的我最喜欢的糙米饭(一种特意通过草垛堆放几个月后再脱出的红色"烂米")、豆糕(以黄豆和大米为主料制作的一种粉丝)或糍粑等,至今都回味无穷。
     岳母您虽然出身在湖南桃江泗里河乡范家园村一个山青水秀的美丽村庄,但因为嫁给了我毕业于湖北革命大学的岳父,大半生都在通山度过,直到今年初回到了故乡,并永远地长眠于故乡了!
     您虽然出身名门,读书多能写会算,贤惠漂亮,可说是"桃江出美女"的典型案例,和我岳父一样耿直善良,但奈何不了命运多舛,更是一生坎坷,年轻丧子、中年丧夫、老年丧女,人生最大的不幸几乎集于一身,四个女儿主要靠您一手带大(我的岳父文化大革命冤狱十年,虽然文革后得到了平冤昭雪,并得到重用升至县人大副主任,名噪通山,但他的坚强坚持带给您的却是十年独自挑起生活重担的艰辛和人言是非),您四十多岁丧夫后虽然仍美丽动人,但为了女儿们坚持不再嫁人,养育儿女的艰辛不言而喻。
     生活再艰难但不影响您认真的工作态度,在县照相馆从事财务工作没有发生过一分钱的差错,每天坚持独自一人加班整理好帐款很晚才回家,宁可苦了孩子也不误工作,后来调到县招待所上班后同样兢兢业业,受人敬重。
     退休后帮忙带外孙从来不娇不宠她,这一辈子虽然您不是很会烹饪,但我回到家却能吃上您做好的热菜热饭,我和您在一起生活的时间,比和我亲身母亲生活在一起的时间都还长好多,叫妈的次数也多些,像有一次您看我突然用大汤碗吃面条笑个不停的这类场景我至今记忆犹新,几次随您一道到桃江故乡之行仿佛就在昨天,还有我每次把自己母亲从鄂州接到通山来住的那段时间里,您们俩总是有说有笑,虽然有时要我从中当一下"翻译",但不影响您俩愉悦共处,您时不时带她上街转转,快慢习惯迴然不同的两个人却能彼此和谐起来,那些情景都烙进了我的脑海。

     我的两位母亲,我此生与您们结缘,您们赐给我生命、健康、幸福和快乐,只可惜我跟您们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太短,我带给您们的快乐太少。我们现在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在鄂州老家我们三兄弟共同出资在老屋基上建造的新楼房也于今年春节正式乔迁入住了,万金今年到上海带慕慕上幼儿园,生活越来越幸福,但您们都不能和我们一起分享了,唯愿来生我与你们再续母子情缘,弥补遗憾,了却未了心愿!
      最后祝愿你们母亲节快乐!
      此致
敬礼!

                              儿子:金华
                  2018.5.13凌晨于通山




620217596.jpeg (139.11 KB, 下载次数: 0)

620217596.jpeg
2
 楼主| 发表于 2020-4-6 10:17:13
请审核时将前面重复的一段删掉!
支持 反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咸宁论坛

本版积分规则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42120180010号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咸宁新闻网 ( )

GMT+8, 2020-9-19 07:19 , Processed in 0.15123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X3.4 Licensed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